龙遥地>安徽>芜湖>游记/yabo2018下载>正文

【家门口的美景】【原创】芜湖天池看日出

作者:格郎车2013-10-085237

芜湖天池看日出 每逢节假,总想寻找一处清净所在,避开那无所不在的**。 五一假日,决意去那尚未开发的芜湖天池,虽然早已经过了菜花季节,可是在浮山之巅等候日出,也一定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 去浮山赶日出的前夜...

芜湖天池看日出

每逢节假,总想寻找一处清净所在,避开那无所不在的**。

五一假日,决意去那尚未开发的芜湖天池,虽然早已经过了菜花季节,可是在浮山之巅等候日出,也一定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。

去浮山赶日出的前夜,没有看完青歌赛就早早入睡,此前已经将登山行囊准备齐全,只等凌晨一早出发。

凌晨2点出发,骑行在二街上竟然是灯红酒绿人声鼎沸,芜湖真是一个现代都市,早已经不习惯夜生活的我,原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在这时候独自出行。

顺着长江南路骑行,此时虽然不似二街繁华,依然是灯火通明直至纬十。

过漳河桥后走小塘路上漳河埂去峨桥,这是一条最佳路线,从宽阔大道到乡村小道,如今都是一马平川。

过峨桥走浮峨路直奔东形村上浮山,虽说是轻车熟路,但是夜行山间还是有一点心跳,不过看着那透亮的星空,心境豁然开朗,仿佛回到童年时光。

从东形山口插上浮山盘山公路,一鼓作气蹬上山顶,只见大坝下面灯火好似一根闪光的珍珠项链。

图一:夜色下库珍珠链

?

响水涧电站有上下两个水库组成,上水库就是我现在的山顶位置,下水库就在大坝下面。

芜湖市没有几个人看过下水库的灯光,从上水库大坝上俯瞰下水库的灯火,估计除了山顶的电站值班,也就只有我这个超级疯子。

其实能够看见如此奇异美景纯属偶然,只是怕错过日出时刻,一路快车加鞭赶路,留出余量提前上的山。

从芜湖骑行到东形村29kM用一个半小时,5kM山路也要一个半小时,前一张照片是刚上山拍摄在4点1刻,只有这一根项链在闪光。

半个小时的等候中,天色渐亮,依稀可以看见下水库的周边景物,正当陶醉在灯火辉映的山色之中,水库一侧的灯火开始熄灭,就在全部熄灯的一霎按下快门,留下这张还剩过半没有熄灯的水库美景。

电站的灯光在4点3刻准时熄灭,俯瞰这条项链你这之前一定要在山上。

图二:山水灯色相辉映

?

计算过浮山日出的时间,芜湖地区在5月初日出时间是5:25,站在浮山之巅应当有所提前,等候日出的时候并不寂寞,看着天光渐红,山后远处的田野也开始透露本色。

不是站在这芜湖天池,很难看见响水涧的另一面,一阵阵薄雾飘荡在山谷之间,我屏住呼吸拍摄着每一处惊喜。

图三:轻纱薄雾响水涧

?

虽然芜湖天池并没有对外开放,但是正在为完全开放做着准备。

上下水库的四周都修好环库公路,雕花护栏围水伴山。下水库的四周已经完成绿化,上水库已经修好护栏阶梯,可以再登高依附上水库的山头。

水库大坝留有观光平台,我就是在大坝的第三平台上,搭起我等候日出的前方营地。

在霞光下支好长枪短炮,单反、高清一个都不能少,通通不辞辛苦背上山顶,身后还有那辆苦尽甘来的单车。

G9卡片见证一下这登顶营地。

图四:前进营地观光台

?

5:33,太阳终于露出半边脸,比预计的时间要晚了一些,可能是昨天刚刚下雨,因为不是夏天,还没有到那彩霞满天的季节,厚重的云层阻挡着日出的脚步。

不过对我而言已经是心满意足,这是第一次在芜湖天池上看日出,想起全国各地拥挤在泰山上的人群,他们哪里能够想象在芜湖,有人能够如此雅致青丝地欣赏日出。

看着太阳一点点地从云层里升起,大地、山川、水库逐一被染红,呜呼,不虚此行!

图五:芜湖天池旭日升

?

我去过黄山、泰山看过日出,日出时间短暂又极其苛刻,高山云雾随时将你的美梦打碎。

芜湖天池虽然坐落在丘陵地带,却是生长在一片水的世界,你可以静静地等候日出时分的景色变化,比较那些名山大川而言,在这里似乎有更多的选择。

初升的太阳并不着急改变颜色,万物复苏在这里似乎在凝固喘息,让人想起润物细无声的名句。

图六:阳光润物细无声

?

响水涧的飘渺水雾,继续在阳光下扩散,改变着形状色彩,向田野村落每一个角落渗透,宛如一幅大气蓬勃的水墨画卷。

远近景物在逐渐变幻,一层一层地展开,或而清晰,或而湮没。

图七:水墨日出响涧村

?

换上300mm的长焦,在日出时分仔细观察一下,这个发生过天翻地覆变化的响水涧。

天池的东北方向,是响涧村的移民安置新村。与原先农家小屋不同,也与自然村落有着天壤之别,整齐划一的设计,颠覆着传统和习俗。

响涧的原址居民,经历过焦虑、拆迁、争执和期望之后,终于在这里安家落户,成为新村的新农民。

窗外还是那条泊口河,背靠的山却改变了方向,门前的路上还跑着市区价格的公交车。

我无法在这样远的距离窥探人家的隐私,却无法打消我曾经疑虑过的一切,是怀恋,还是庆幸,以往的过去终将消失在响涧的迷雾之中,不知道新村居民是否能够适应新的生活。

图八:响涧迷雾看新村

?

太阳已经高高挂起在天池上空,并没有多少云霞前来助阵。一阵微风从山下吹来,这才发现水面已经泛起金色的涟漪。

距离太阳刚刚升起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,天地依然是金色的,这就是芜湖天池的日出,像一壶绿茶幽幽地散发清香,有的是时间让你仔细观赏,慢慢品味。

图九:天池日出细品味

?

一直在大坝上向东看日出,差一点忘记了身后的主角芜湖天池。

大坝上的天池标准名称是上水库,海拔200米左右,而大坝下面那一片水面是下水库,离地只有5米,扣除芜湖海拔高度,上下水库落差为180米。

到了离开天池的时候,临行拍摄一张天池的侧影。

水库大坝上只有一座最高建筑,这就是天池的大闸。

想起青弋江与漳河在岸边也有很多闸门,并且留下不少叫大闸的地名,但是与天池大闸相比,一定是相形见拙。

记住这座长方形建筑,一会儿我还要从山下来看看这天池的大门。

图十:天池大闸留侧影

?

上山时从东形村爬了1.5kM小路,在盘山公路上骑3.5Km,其中甘苦可想而知。

现在下山全程走电站5.4kM的盘山公路,风驰电掣一路下坡,苦尽甘来这一句话在继续发酵,与夜半时分爬山的艰辛相比,离开天池是无比愉悦。

唯一需要注意的是不时地给点刹车,何况一路上都是安全第一的提示。

电站门卫已经习惯我这个后山过客,前些年刚开始封门还问个究竟,如今对我是习以为常懒得理会,只是对开车上山严加控制,这里还是要向开车一族进一言,我也有驾照家车,建议你买辆单车走东形,自由自在过山门。

图十一:风驰电掣下天池

?

每年三月中旬开始,响水涧那万亩油菜花开,吸引着全国各地的游人来到浮山。

其实在电站建设之前的2005年,吸引我们的并不是油菜花开,而是登高远眺响水涧的田园风光,只是电站公路为开车登山提供了方便,对于我们单车客而言,油菜花只是响水涧展现美丽的一个意外,响水涧的春夏秋冬,她一切都有着无所不在的魅力。

已经记不清多少次拍摄响水涧的美景,响水涧不需要你有多高的摄影技巧,更不需要你买多贵的相机和镜头,只要你认真地支好三脚架,美景就会永久保留,还会深深地刻印在你的记忆之中。

图十二:春夏之交看响涧

?

出山门之后错过一处美景,回首往上拍摄大闸时才发现,机房洞口前的一片树林,有白点在移动,不要轻易忽略这些白点,这是树林枝头上的白鹭,把电站当做它们栖息地。

电站大门挡得住人,却挡不住这些精灵,原先曾经耽心村落拆迁后它们会迁徙他乡,它们自由地飞翔在天地之间,它们才是上下水库的永久居民。

实在是有点累了,没有返回去继续打鸟,反正我会再来,我不会放过这些可爱的精灵。

图十三:芜湖天池有精灵

?

回程时不再走东形,直接骑行在泊口河岸边,以往就是顺着泊口河来到曾经的响涧村,从泊口河往上看,电站大闸已经是一个小小的白点,响水涧最美丽的风光就发源在此。

假设一下:

如果没有这泊口河,电站就会没有水源;

如果没有泊口的村落,山上就会看不到响水涧的美丽;

如果失去了泊口河岸的村民,就不会有响水涧的万亩油菜田。

图十四:难舍难割响水涧

?

曾经在天池四周寻找能够兼顾拍摄到上下水库的角度,最终发现是不可能!

只有从天上往下看,学刘洋,上卫星。

该死的Google Earth已经是几年没有更新芜湖地图,好在我们有了自己的天地卫星图,前几天意外地发现,原先黄色的库底变成了蓝色,天地图首先发布了芜湖天池的卫星照片。

由于一直是从上往下看下水库,感觉下水库没有上水库宏伟,卫星上一看吓了一跳,下水库竟然是比上水库大了一倍。

看着卫星拍摄的芜湖天池,无比欣慰倍感亲切。

电站、天池、泊口河、响水涧,缺一不可的独特景色,比得上全国任何一处五A景点。

如何开发,如何取舍;

如何保留,如何创新。

电站和村民,政府和百姓,芜湖天池何去何从?

(完)

图十五:天地图上响水涧

?